(五)佈陣

—(五)佈陣

在會議室出席簡介會後,我們根據所負責的案件分為兩隊。A隊則由肥仔、L畢和啊DEE組成,負責灣仔那對目標人物,由肥仔擔任隊長。而B隊則由羅雲斯、雄哥和我組成,負責登巴道的案件,由雄哥擔任隊長。我們各自按住計劃出發到目標地點,暫時來說兩單案件的重要性相當高,每當我們處理這些私人案件時,也不能夠有任何閃失,因為他們付出的金錢也是相當昂貴,自然對我們的要求也是對等的。

A隊和B隊也各自到達了目的地,各自做好基本的場地考察和安排擺位,確保絕對不會「走雞」。

A隊到達了位於灣仔的喜萬年酒樓,肥仔先拿DV機把門口錄影,用作證明隊員在這個時間到達現場。L畢先進酒樓查看目標人物的狀況,而啊Dee則在附近觀察狀況,肥仔則在最利的位置監視出口,確保能夠捕捉目標人物。

「發現男sub,連同女sub和其他同行親友在內一共十二人坐在同一桌中用膳」L畢已經用手機偷拍了以上狀況,並報告在通訊群組內,而我們報告時最常用SUB代表目標人物,至於他們所接觸的人物則用Female代表女性而Male代表男性,出現的順序則由A-Z所代替。

「地鐵站……距離灣仔站大約四百米……距離銅鑼灣站六百米……時代廣場則八百米……最快可以到達時代廣場的路線……就是經灣仔道一直步行,直至到灣仔道和摩理臣山道交界時轉右,直至看到南洋酒店時轉向霎西街一直步行,然後過馬路……」啊Dee最熟悉的就是香港的道路,他最喜歡就是猜測目標人物下一個會停留的地點,從而預先考慮到目標人物的路線,這有助大大提高跟蹤的成功率。

「啊Dee,其實你唔洗成日都咁啵,話哂我地都係精英啦,洗咩怕甩啵。」L畢從酒樓離開時向住啊Dee道。

「L畢,你就由佢啦,話哂佢佢冇中十成都有九成嫁啦……」肥仔認真的道。

「依家擺位點先?」L畢疑問道

肥仔因應每個人的角色,分配了不同的位置。基於有三個人的情況下,可以因應現場環境作出不同的安排而靈活安排。酒樓只有一個出口,故此正門的出口只需要兩個人,一個在面向門口的左手邊和右手邊。而肥仔作為肥仔則在對面馬路擔當「天文台」—這是跟蹤的術語,這個意思是這位隊員的角色是位置一個距離目標人物較遠的位置,並提供目標的詳細活動路向。換句話說,與目標人物相近的隊員則不用靠自己雙眼監察對方的路向,完全靠「天文台」的指示。

「我地擺好位,你地呢?」肥仔發信息給予雄哥。

雄哥那邊的案件比較複雜,雖然同樣也是「捉姦」的案件,那個目標人物所住的居所就是登巴道旁邊的陶域道寶雲閣,至於這宗案件必須考慮數個因素就是,萬一灣仔那對情侶分開後,必須抽離一個人乘坐的士離開。換言之,擺位方便十分講究,特別的是電單車和的士擺位。

「附近好似停唔到的士,水哥將的士擺係附近個咪錶啦,而黑蛇就係的士入面stand by先,羅雲斯就停係對面停車場先,這條馬路是單程路,必經會沿住陶域道行。而我就先入去搵個位坐低守門口……」陶域道的擺位也完成。

「Done!」雄哥回覆肥仔。

「佢地都擺好位啦,我估計我地應該係最快等到目標出黎,你地要落足眼力啦!」肥仔這樣跟其他人說道。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