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私家偵探教你分辨網上騙子的三大特徵

—90後私家偵探教你分辨網上騙子的三大特徵

這幾天,FACEBOOK不斷被800蚊港女Karen洗版,其實搵靚女呃D港男帶上去餐廳食飯已經唔係新鮮事,這叫做「誘導性」消費,在其他國家已經被訂為違法行為。只有香港還這麼落後,沒有監管這些經營手法。

她們主要集中在交友程式上尋交獵物,網上交友一向是最不安全的,除了這些呃「飯」食、還有保險、傳銷和「人妖」,其中我覺得最值得原諒的是保險吧,畢竟也算是幫助到別人的服務之一……或許吧。

小編都是交友APP的常客,也約過很多網友,所以我也大概會教人分辨網上騙子的特徵。雖然,800蚊港女事件也曾發生過在我身上,不過下篇會再詳述這些經歷。

網上騙子,他們其實追求的是「搵」快錢,當然也有高低之分,低級的一般不會花太多時間在不合適的人身上。較高級的,會比較有耐性,他們會先花時間跟你做朋友。

低級騙子;

—耐性

他們一般都欠缺耐性,他們很快就會將話題轉移到美容和進修的話題上。只要你一句sayno,他們就會馬上消失。

—開場白

你好啊,我係XXX呀,我係做marketing agency,平時幫D美容公司同學校做宣傳咁啦,你呢?

你好啊,我係XXX呀,我係中大到讀嫁,平時會marketing agency做下part time咁啦,平時幫D美容公司同學校做宣傳咁啦,你呢?

綜合我的經驗,只要對方是從marketing同時他又是美容行業的話,九成九是sales。

—語氣

相信大部分人都會最討厭收到錄音,但是在我的立場上,從她的語氣中他也能分辨到偽端。你可以特別留意她們的笑聲,如果她的笑聲特別像機械人一樣如:「哈……哈……哈」這種笑聲是她擺到明對你沒興趣,但她又想欺騙你的好感而裝作的笑聲……

以上三種情況,是直接讓你判斷對方是否網上騙子,當然豈止這三種。然而,只限於低級騙子。還有一些高級騙子的手法,我會在下一篇介紹。

Advertisements

(零)私家偵探的面試

「嘟……嘟……」我看住 “未知來電”的來電顯示,猶豫了數秒後才接聽……

「想問係咪……我地想搵你interview。」

私家偵探這個職業神秘,而且多數只會在電視中看到他們的蹤影,有誰又會預料到自己收到偵探社的面試邀請呢?最令我期待的是,私家偵探會用什麼方式來面試呢?

其實,自小我對私家偵探這個行業都有所憧憬,基於自己父母也是曾多次被人詐騙過不少財產,自從我就被育成—

「別相信任何人。」

這句說話,對我來說影響深遠,我從小就變得不易輕信其他人,同時我的母親又因為怕我被別人欺騙,有很多時她和我的哥哥又會幫我做任何決定,這令我變得又十分依賴他人,說白了就是不想我受到傷害。長大後,人生的閱歷也多了,自然會發現更多比人性更醜惡的事,漸漸的變得不再同情他人,黑白這條界線變得更加清晰。

其實,雖然我對這個行業十分憧憬,但我也沒有刻意去追求這種事業,先別說他只在電影中出現,甚至我曾認為這種職業只會「世襲相傳」。直至我查看到那個招聘廣告,我才正式在上調查這種職業的基本需要具備知識、能力和裝備—認人、觀察能力、隨機應變、變裝、人肉GPS、跟蹤能力、邏輯思考、運氣和偷拍技巧等等……

但是,這些條件根本無法在短時間內鍛鍊起來,只好重溫一下福爾摩斯,只不過電影真的有點把這個職業神化過頭,不過雖然那是虛構人物,他也是我的學習對話,他的觀察能力應該無人可以達到,要是達到的話應該是神了!

在經過兩個星期的準備,終於到了這間公司面試,那間公司就在觀塘附近,這間公司沒有任何門號,連門面的招牌也沒有,只是門的最上方有個閉路電視。正當我在門隙中窺探裡面的情況時,突然間有人大力的把門打開。

「見工嫁?入黎啦。」那個外表就大約三十多歲,身高卻只有一米五的女人跟我說。

我走進那個辦公室,只見裡面大約有五十多人,他們大約有一半的是外國人,其餘的也是香港人,只是他們每個人都是穿著恤衫西褲,跟傳統的私家偵探形象中有點兒分別。啊……應該說電影中私家偵探都是拿住煙斗、穿著那件長衣……

我進入了那間面試房,考官就像其他公司一樣,都問了一般會問到的問題,我也同樣地答一般會回答到的問題,所以我就下刪一千字了。

完成了那個會查家世的部份,突然間有一個年過四十多歲的男人進入了面試房。

「我姓翏,係調查主管,跟住落黎我地會同你落地跟蹤一個目標人物,係真係我地case既目標人物,你可以用你任何既方法跟蹤,但唔可以黃唔可以甩。同時你可以黃可甩,但你要用你任何既方法跟蹤得到我地想要既資料—時、地、人,就係佢幾時去過邊度接觸過咩人,你要用記得哂所有既野、睇哂所有既野……明唔明?」他一口氣就把整個對話說出來,就如急口令一樣。

「我……」其實我想說我真的明白,他外貌表現兇惡的道:「要記得哂所有既野,我會問!」

他把我帶到樓下附近的一所吉野家遠遠的看住門口,我心遠想道:「這麼巧?你的目標人物不會剛巧在你公司樓下出現吧!」

「聽我形容下個目標人物,大約四十多歲、黑色外套、皮膚黑黝黝……」我看住他說,他突然間停頓了一會兒

「就是他看到了沒有!」一名四十多歲男子同時在吉野家步出至成業街,他先步行至成業街,沿路步行並進入了馬會投注站,由於馬會實在太多人而在我的印象中,馬會和一邊觀塘廣場的一個入口是相連的,我不得不內進因為單靠我在外邊無法看清楚裡面的情況。我內進時,只見他在櫃位突然間拿起電話並回頭向住我的方向走來,我馬上假裝在門口位的投注自助機投注,我靠住那點玻璃窗的影像反射看到越走越近,直至站在門口講了個電話:「喂,老陳,你要買邊幾個號碼啊!講清楚啦!九十號?邊有九十號啊,十九號啊!」

他講完個電話,反而又沒有再進入馬會投注站,反而先是向住觀塘APM方向步行,他過了一條馬路,再經那條扶手電梯進入了觀塘APM。他先是進了入蘋果玩手機,我離遠的觀察他,只見他研究了蘋果的電話(那時正在推出什麼型號的手機我也不太記得了),都大約研究了十幾分鐘,突然間把電話向住我的方向舉高,我躲在佈告板的後方。大約過了數十秒,我向外窺探,只見他的蹤影卻消失了,我連忙進蘋果內查看一番,才發現他還在另一個角落和店員研究手機的問題。

 

他看完手機後就馬上離開觀塘APM,往觀塘地鐵站步行,那時剛好有一群地產經紀在推銷,他不斷在不同經紀之間接談,不同經紀又爭相向他推銷。而我在背後跟蹤時,又被一群經紀爭住推銷,儘管我已經盡可以把所有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但是我和他的距離越來越遠……

 

一名經紀突然向住其他經紀揮拳,他們突然上演了一群幫派大對決,我依稀看到他向住閘口的方向跑去,我突破了這場「黑幫仇殺的大混戰」,走進了觀塘地鐵站卻完全不見了他的蹤影……我就依據了他最後的行蹤,進行賭注,我就直接了當的拍卡入閘,我去了月台尋找他的身影。但是完全看不見他的身影,或許他已經坐車走了……

「請讓車上的乘客下車……」

那班往調景嶺的列車到達,我只見一個外貌和身形與我的目標人物十分相似,只是由黑色外套變為穿著白色外套,他的電話同步響起,只見他的電話鈴聲和電話型號都跟目標人物在馬會拿出的電話特徵相似。

目標—確認。

基於種種的巧合,而且確認了目標,跟蹤還是要繼續。

他再次離開了地鐵站,進入了觀塘APM,他進了入鱷魚恤中心,他經過麥當勞時突然回頭,眼見神色凝重看住我的瞬間,我心想:「屌,仆街啦。」,我馬上進入了麥當勞,裝作要點餐。當時都把我搞到神經質叫了十杯雪糕都沒有當作一回事了,大約幾秒左右,我離開麥當勞外,才不見了他的蹤影,我找過了附近的商鋪也不見他,我再次想:「玩撚完。」

直至我看到考官對住電話說:「甩左,返轉頭。」

不到十秒,目標人物再次行經鱷魚恤中心,他還是講住電話,正打算經扶手電梯離開。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經認得我,我為了保險起見,把外套脫下來,戴上了一副無度數的黑框眼鏡。

他去了泓富廣場,他進入升降機後按了八字樓,我跟住他在八字樓離開,只見他進入了其中一個辦公室後馬上又出來按升降機,我跟住他一起內進,他卻按住了四字樓,在四字樓離開。這次,我沒有跟住離開。

我的考官卻突然說:「點解唔再跟?」

本來我身體已經顫抖不已,再加上考官的突然出現,令我都幾乎心臟病發,其實這個過程是最緊張的一個環節,我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目標身上,完全忽視了考官的存在。

「八樓又跟佢出,四樓又跟佢出咪好黃。」我按住還在顫抖的雙手說道。

「嗯,其實我地一般都係兩個人跟,唔會俾你一個人跟,呢個情況通常會有安排唔會一個人跟死。你有呢個Scene識收又識放,已經好好。」

「咁我地洗唔洗等佢出黎?」當到達到地下時,我問道。

「唔洗嫁啦,有同事係四樓接。咁啦,我同你係樓下大家樂做個review。」

我們在大家樂找了個位置,他讓我在紙張寫下剛剛目標的行蹤,但是我倒是好奇那目標到底是不是預早安排的人,我便問道:「果個目標係咪……」

「我同佢做個review先,你地跟住先……」他再次在電話中這樣說。

他講完這個電話就說要回公司拿一些文件,大約十多分鐘後就跟我會合。

過了半個多小時,也不見考官的出現。

但是……目標人物再次出現,排隊領餐後選了一個面向我的位置坐下。

我假裝的寫字,他一直盯住我,他終於走在我面前並坐下問道:「你係……恆仔?」

「下……我唔係。」我心虛道。

「真係唔係?」

「唔係呀」

「點解我硬係覺得我地好似見過咁?我地真係唔識?」

「先生,我地真係唔識」他仔細看住我。

「我諗我真係唔認錯人添……」他欲起身離開,再道:「咁唔識,又做乜跟住我,頭先你明明著住件外套嫁啵,你以為你戴左副眼鏡除左件外套,我就唔認得你?由吉野家、馬會、APM、泓富,直至跟到黎呢度……」考官同一時間到達現場,那個目標人物突然自我介紹,道:「我姓馬,同樣係調查顧問。」他再看住我手上我的紙,再道:「其實好多位你都跟得唔錯,不過有樣野,你要開始留意下啦。」

「下,係……」

「被人發現既時候,無論幾驚都好,你都要表現到唔驚……你頭先個表現差少少。」

「咁……我係咪即係唔合格……唔適合做呢份工……」我低頭的說。

「頭先馬SIR咪講左……你以後!要開始留意啦。」考官拿住一份合約出來跟我說:「歡迎加入我地……」